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SEO秘密 > 正文

小游戏又火又卷,《咸鱼之王》们是怎样月入过亿的?

发布日期:2023/10/26 10:10:34 浏览:44

小游戏又火又卷,《咸鱼之王》们是怎样月入过亿的?

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

小游戏又火又卷,《咸鱼之王》们是怎样月入过亿的?

一度处在游戏圈底层的小游戏,怎么在今年就成了香饽饽?

文_定焦星星

编辑_方展博

最近出现了这样一种说法,今年互联网公司赛道=Chatgpt,游戏公司赛道=小游戏。这句话得到了不少游戏圈内人的认可。

何为小游戏?

指的是体积较小、玩法简单的游戏。玩家不用下载APP,可以直接在微信、抖音、快手等平台的小程序上,点开即玩。由于小游戏起家是在微信端,大多数厂商也会首选微信小程序,所以业内习惯将小游戏与微信小游戏画上等号。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,有《跳一跳》《羊了个羊》《咸鱼之王》《疯狂骑士团》《寻道大千》。

现在的小游戏有多火?

今年年初,《咸鱼之王》《疯狂骑士团》就被业内人士预估出月流水过亿,而这一数据不亚于头部原生手游。《寻道大千》上线后不久,也被曝出取得了同等的战绩。

从买量规模(在各渠道投放的广告数量)上,也可以看出当下小游戏的生猛。游戏行业的商业模式与买量规模深度绑定,如果一个游戏越舍得花钱投放广告,往往也代表着这款游戏越赚钱。

据AppGrowing数据统计,7月APP游戏买量产品数量环比下滑8.1,小游戏(无需下载APP)环比增长12.2。9月APP游戏买量数量下滑,而小游戏继续保持增长,环比增长12.5。

武汉魔力游戏VP吕明浩告诉「定焦」,“排名前十的小游戏,每款游戏的月流水能达到8000万左右,而十到二十名的小游戏,这个数字是2000万-3000万不等。”这还仅是微信小游戏排行榜前二十的月流水,他认为,小游戏市场想象空间很大。

有业内人士指出,小游戏的市场规模大概是300亿-400亿,中信建投更是在研报中指出,小游戏市场大有可为,小游戏的行业地位被市场低估。

大厂也看到了小游戏市场的前景。腾讯高管曾在财报会议上表示,腾讯Q2毛利率超预期源于其结构上的变化,其中的一个转变就是微信小游戏的快速增长。小程序游戏的收入非常可观,其毛利润增长比游戏主业高得多。此外,吉比特、星辉娱乐、巨人网络、掌趣科技等上市公司,也都在密切关注这一领域。

一度处在游戏圈底层的小游戏,怎么在今年就成了香饽饽?

“咸鱼之王”们,闷声赚大钱

“《咸鱼之王》到底是什么,为什么无论点开哪个软件,都能刷到它的广告?”从没玩过游戏的月月最近被《咸鱼之王》的广告“辐射”到了,她表示自己的朋友们也经常刷到,出于好奇,她们点进去玩了一会儿。

今年,《咸鱼之王》《疯狂骑士团》《寻道大千》三款小游戏,让越来越多非游戏玩家加入其中。

去年火起来的《咸鱼之王》是一款放置挂机游戏,直接将小程序挂在后台也能收获奖励,它的独特之处在于将“咸鱼”与“三国”结合在了一起,玩家化身为阿咸,在厨房里为三国咸鱼们排兵布阵,最终统一咸国。《疯狂骑士团》和《寻道大千》玩法类似,都属于开箱子游戏,即玩家通过开宝箱完成游戏升级。不过《寻道大千》走的是修仙题材,在玩法上也更快更爽。

这三款游戏的共性是,操作简单易上手,很适合新手。其“以小博大”、“月流水过亿”的话题,也没有断过。

一个较为直接的体现是月活,根据QuestMobile数据,《咸鱼之王》《疯狂骑士团》在今年3月的月活分别是7381.73万、8496.14万。6月,《咸鱼之王》在微信小程序活跃用户规模中,仍排名第一,而据报道,《原神》的最高月活数也不过7000多万。

另一个数据体现在流水。

《咸鱼之王》被圈内称为“小游戏界的现象级产品”。有业内人士曾根据买量规模倒推,年初《咸鱼之王》月流水就达到了1亿多,而大多数小游戏的月流水为几万块。

各大社交平台上,有不少网友表示,自己为这款游戏充了值,金额从几十到上万不等,甚至有人几天内就充了几千块。

小游戏的特点是过气很快,而《咸鱼之王》在上线一年多后,依然屡次出现在微信小游戏畅销榜前列,这让不少业内人士惊讶。它还在不断买量,身处头部小游戏公司的员工小雨估计,《咸鱼之王》每天在广告上面消耗的现金流,能达到两三千万。

今年6月上线的《寻道大千》也表现不俗,它被称为小游戏界黑马,连续霸占微信小游戏畅销榜首位3个月,月流水破亿。

在花钱推广上,它也毫不手软。曾有消息称,《寻道大千》上线后,整个小游戏赛道的买量成本直接上涨了三成。今年7月,《寻道大千》的买量素材更是超过了买量王者《咸鱼之王》。

《寻道大千》截图

值得注意的是,近两年,小游戏的造富神话慢慢传开,圈内圈外感慨小游戏的火爆和长尾效应,不仅《咸鱼之王》这样的头部爆款小游戏赚到了钱,非头部小游戏也能收获一笔。

知秋是一名独立游戏开发者,他利用业余时间做了一个塔防小游戏(一类通过在地图上建造炮塔或类似建筑物,以阻止游戏中敌人进攻的策略型游戏),如今已经在微信和抖音小程序上线。

虽然这款小游戏看起来比较粗糙,但知秋在不做任何管理的情况下,每天也能获得三四十块钱的收益,多的时候能达到上百元。

他表示,自己朋友的一款小游戏已经上线了三年,不仅在第一年成功回本,现在每天还能有300元左右的收益,没有任何投入也不用管理,纯纯的“‘睡后’所得”。

知秋还在和朋友开发着几款新的小游戏,打算几个月后上线。

不止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在2019年、2020年,市面上50的小游戏都能赚到钱,虽然现在这一比例有所降低,但在微信小游戏畅销榜里的,基本都能赚到钱。

“咸鱼们”是如何翻身的?

为什么小游戏能赚钱,还能有长尾效应?

首先是相比其他游戏,小游戏的投入成本低。

一款游戏上线需要经历:提出游戏概念——选择游戏引擎——设计游戏内容——制作人物背景——游戏测试——平台发售——游戏运营这几个环节。在每一环上,小游戏都很轻巧。

比如在研发成本上,综合多位业内人士的观点,如果团队经验丰富,一个四人团队在四到五个月就能研发出一款比较精致的小游戏,成本在100万-200万不等,而APP端游戏往往需要一到两年,耗资或达上亿。

在运营上,游戏行业的一贯规律是,买量与流水成正比,在买量上,小游戏也有优势。

“小游戏买量单价更便宜,是APP端的几分之一。”吕明浩解释,同为卡牌游戏,小程序上买一个用户只需要十几块钱,APP卡牌游戏则需要几十块。而且因为小游戏无需下载和身份验证,其买量转化率更高。

其次是,厂商在转变内容玩法,试图在商业模式上找到更多增量。

据了解,目前小游戏有三种商业模式:IAP(即内购付费,比如玩家充值、为道具礼包付费)、IAA(即广告变现,指小游戏中插入的各种广告)以及IAP IAA混合变现。

之前小游戏大多是IAA模式。不过当下,小游戏逐步转向IAA IAP或者IAP模式。

“一方面在于玩家数量的增多,另一方面在于很多玩家开始接受更重的小游戏,这共同助推小游戏从简单的超休闲类型,往更复杂更重度的玩法演变。加上小游戏数量的增多,导致厂商的开发和买量成本快速上升,而单纯广告变现的模式,不足以覆盖开发成本。”吕明浩表示。

厂商通常会用小游戏低门槛的特点吸引用户,培养大家玩游戏的习惯。比如,相比《跳一跳》等轻度休闲小游戏,《咸鱼之王》《寻道大千》属于中重度小游戏,人物和玩法都很多,还有不少付费礼包,这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玩家的门槛。但厂商会在前期主打简单、爽感玩法,让玩家迅速上头。

《咸鱼之王》吸引玩家入坑的方式是,疯狂点击屏幕杀怪,玩家在玩了一会儿后才发现,它需要不断“养卡”才能解锁新内容。

吕明浩表示,现在市场上大多数赚钱的小游戏都属于品类融合型,在设计上抓住了“前期轻度化”“低定价”“快速数值释放”三大特点。

前期轻度化指的是玩法简单,好让玩家快速上手;低定价指的是付费定价更低;快速数值释放指让玩家在短期内获得更多的数值向奖励,原来需要让玩家一年消耗的内容,现在可能两个月就消耗完了。不少网友也表示,自己最开始被小游戏简单的玩法吸引,接着便为了得到礼包一次次掏钱。

各大厂商都会研究这些商业模式,尽可能地精简流程和门槛来吸引新用户,“现在内购付费做得很贼,玩家点击跳转就直接付费了,以及礼包金额也定得很低,很多小游戏首充都是6块钱,这在一定程度上,可以吸引到不少新用户。”小雨表示。

此外,借助微信生态,也让小游戏比较容易赚钱。

“小程序游戏的‘病毒系数’非常高,即在短期内可拉来很多新用户。”吕明浩表示。

他解释,依托微信生态,小游戏在拉新上具有强优势。“如果在APP端,玩家想把自己的好友拉来玩,还需要下载等步骤,长转化路径很容易造成用户流失,但小程序很快。”他按照经验计算,每个玩家大概能拉来3个左右的新用户。

加上去年,头条系流量对微信小游戏的放开,也让小游戏玩家变得更多了。不少新玩家在抖音上刷到小游戏广告后,跳转到了小程序端。根据中信建投9月底发布的报告显示,小游戏市场50以上为增量市场,核心来自30岁以上用户,以及泛娱乐用户(抖音、B站等平台)。

而《咸鱼之王》能持续赚钱的一个主要原因也是——不断破圈,不仅老玩家为其氪金,在高广告投放下,每天还在不同平台上招揽新玩家。

不止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以前大公司看不上这类游戏,但现在,大型游戏成本难以承受,成本低、能赚钱、能获得增量玩家的小游戏,就成了香饽饽。

“咸鱼”们也开始卷了

小游戏虽然热闹,但“钱景”能否持续是个问题。

首先面临的一大挑战是内卷。这种内卷源于越来越多公司入局,拉高了小游戏的成本。

小雨能明显感受到,低成本、高回报的小游戏赛道越来越热,头部大厂和一些中腰部APP端游戏厂商,都转战小游戏,这让小游戏变得不那么“小”了。

一个明显的变化是中重度小游戏变得越来越多。所谓中重度,除了玩法更复杂、人物更多外,不止一位从业者抱怨,现在的重主要在买量上。

近两年的爆款小游戏,都绕不开买量,根据DataEye发布的《2023H1国内游戏效果广告白皮书》显示,今年上半年,微信小游戏投放量飙升,环比增长五倍,《咸鱼之王》更是投了100万组素材。

一般来说,研发和买量是小游戏成本中投入最多的两块,两者占比大概是各50,但业内人士大树介绍,现在一些小游戏的买量成本甚至能占到70。

越是头部厂商越是大手笔,“他们的买量能力太强了。”一位厂商表示,自己做的一个开箱小游戏原本数据还算不错,但由于某大厂也迅速推出了一款玩法几乎一样的小游戏,对方买量能力很强,直接把市场抢走了。“懂买量、有资金买量的厂商比懂技术的厂商,更能赚到钱。”知秋表示。

多位业内人士也认同这个观点。他们提到,目前处在小游戏第一梯队的制作方豪腾嘉科,是《咸鱼之王》《疯狂骑士团》的制作方,更是一位重运营的小游戏玩家,它对流量的了解比游戏更深,因为它起家做的就是流量生意。

《疯狂骑士团》截图

吕明浩总结,现在小游戏的头部玩家,无论大厂商还是个人,可以概括为有先发优势、在前期吃到了平台红利,还最懂流量三大特点。

不过,这也让玩家越来越反感。不少网友批评小游戏广告过多,甚至有网友发帖求问,该游戏广告已经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,寻找彻底关闭广告的方法。

其次是小游戏的玩法一直在重复,缺乏创新。

如今小游戏市场,既有消除、棋牌等轻度休闲游戏,也有MMO、卡牌等中重度游戏,但大家都在做下一个“《咸鱼之王》《疯狂骑士团》”。

不少业内人士表示,现在很多厂商都在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最新武汉SEO
本周热点
  • 没有武汉

  • 欢迎咨询
   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