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SEO秘密 > 正文

南京话是古代中国的官方普通话?1956年2月6日国务院推广普通话

发布日期:2024/5/17 8:57:04 浏览:39

来源时间为:2024-02-06

萨沙历史上的今天。

作者:萨沙

本文章为萨沙原创,谢绝任何媒体转载

南京话是古代中国的官方普通话?1956年2月6日: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发布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。

说正题之前,先说一个搞笑的真实历史。

萨沙所在的南京,下辖一个高淳区,原来叫做高淳县。

这个高淳名气不大,却也有着几千年的历史,早在春秋时代就已经建城。

高淳距离南京市中心,大概有90公里,一个小时的车程。

既然相距不算远,又是南京下属的地区,大家理所当然的认为,高淳方言同南京话差不多的吧。

高淳话不但同南京话完全不同,也不同于附近任何一种方言,非常的独特。

一种说法是,高淳虽然地处渔民之乡,却颇为封闭,历史上同外界接触不多,自成体系。

这就形成了全国绝无仅有的高淳方言,只有高淳人才能听懂。

萨沙有个老同事是高淳人,工位就在我身边。我听他讲了十多年高淳话(他整天向家里打电话),结果到今天也一句都没听懂。

甚至你跟我说,他之前讲的都是日语,我也是相信的。

南京城区居民有个口头禅:“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高淳人说鬼话!”

高淳话如此独特,抗战期间甚至成为了风语者。

日寇会窃听国军的无线电通讯,国家就征召了一些高淳人作为通讯员,利用高淳方言进行交流。日本人根本听不懂高淳话,即便能够窃听到全部内容也是白搭。

这不是段子,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。

我的老同事告诉我,作为高淳的中年人,他们已经听不懂一些高淳老年人的部分方言。高淳话有一些其他地方没有的词汇,你如果没有熟练掌握,就听不懂了。

至于老同事的儿子,虽然从小在爷爷奶奶家长大,小时候只能粗浅的听懂部分高淳话。现在上了中学,已经多年没有接触过高淳方言,回到老家乡下就像在外国一样。

扯远了。

中国的方言,具有很大的差别。以往中国人不流动,即便相距几十公里,口音也可能有很大的差别。不同地方的方言,差距可能比英语和法语都要大,完全听不懂。

这造成了很多沟通上的问题。

大名鼎鼎的陈景润,是福建福州人。他在大学毕业后,曾经在1953年被分配到北京第四中学担任老师。然而,没多久陈景润就被辞退了。

大家知道为什么吗?

陈景润说话有浓重的口音,而这个学校又是北京赫赫有名的高干子弟学校,对老师的要求很高。

既然学生听不懂陈景润带有口音的授课,他自然无法留下做老师。陈景润的遭遇,在当年也是普遍现象。

那么,中国古代究竟有没有类似于普通话的东西,便于全国范围的口语沟通呢?

还真有。

从东晋开始,中国就有一种官话。

所谓官话,也就是官吏需要掌握的一种汉语腔调,便于在全国范围内的沟通。

东晋时期,北方被胡人占领,南朝首都设在南京。北方贵族被迫南迁,带来了他们的方言中原音(汴洛音)。然而本地人的口音是吴语,同中原音开始融合,形成了赫赫有名的金陵雅音,也称为南京雅音或者南京官话。

除了南京本地人说这种官话以外,官吏大多要学会这种语言,便于在全国范围的沟通。

从汉代开始,中国官场基本是异地为官,唯恐地方门阀豢养自己的政治势力,借此割据一方。

一个官员今天在南京做官,明年就调到福建,后年再调到安徽,也是寻常事。

官员尤其是他的幕僚班子只会方言,显然是难以做好官的,学会官话也就是必备的技能。

普通老百姓则没有必要去学,平时根本不出远门,用不上什么官话。

所谓的官话,类似于欧洲的拉丁语和法语,主要局限于上层或者知识界小圈子使用。

之后汉人的历朝历代,基本都沿用南京官话。

明朝建立以后,朱元璋为了便于统治,国家出面制定了官话的标准,还是使用南京官话。

满族人建立清朝以后,最初也是采用南京官话。

但是,满清对于南京官话没有特殊的好感。加上北京旗人多不学无术,不愿意学习什么官话,反而练就了一口京片子,也就是北京方言。所谓的北京方言,是受到北方方言影响的一种官话的演变。北京方言的腔调同南京官话虽然有相似,也有明显的区别。

从清朝中期开始,北京方言慢慢取代南京官话,成为满清的官话,也就是北京官话。清末宣统元年(1909年)清政府正式设立“国语编审委员会”,将当时通用的北京官话定为国语。由此,北京官话成为了国语,也就是普通话。

即便如此,直到南京国民政府时期,国语仍然不普及,即便是高级官员和高级知识分子多操着方言。

金庸回忆,他在1943年重庆读书的时候,老师是很有名气的钱穆教授。钱穆水平虽高,可惜出生于江苏无锡乡下,口音非常重,学生们根本听不懂。

有意思的是,金庸虽是浙江海宁人,但海宁同无锡只是隔着一个太湖,同属吴语区,大体能够听得懂对方方言。

于是,上课的时候金庸就成为翻译,专门翻译钱穆的话。

1956年2月6日,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《国务院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》定义普通话为“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、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、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普通话”。

实际上,将北京官话定为国语,也不是那么容易得。

在1955年10月15日至23日在北京举行的“全国文字改革会议”上,一些专家认为使用北京官话作为普通话,是存在缺陷的。

北京官话已经没有了入声和尖团,在韵律和准确性上有损失,而南京官话仍然保留这两个特色,更为准确。

这次并非是什么投票选择,而是直接由教育部长张奚若做了题为《大力推广以北京音为标准音的普通话》的报告,代表只是提提意见罢了。换句话说,这是政府的命令,不是让专家来投票决定的。

不过,后来政府仍然参考专家的意见,对北京官话进行了一定的修正。当时认定保留90的北京官话,其余10需要修正。

一种说法是,1953年语言学专家特别跑到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,采集了当地的方言。

经过研究后,专家认为这种方言音准分明,字正腔圆。由于没有儿化、省字、尾音等语言习惯,这是比较标准的北方方言,可以部分采纳。

于是,北京官话经过了这些修正,就成为了今天的普通话。

其实,普通话同北京话是不同的,区别还不小。

萨沙负责任的说,我大学有几个同学就是地道北京人,他们互相说的方言同普通话区别很大,腔调也不同,一些话根本就听不懂。

所以,北京话不是北京官话,更不是普通话,这不是一回事。

实际上,普通话的推广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好。

在1999年,中国大陆可以使用普通话交流的人,只占总人口的53。

到了2014年,仍然有约30的老百姓无法使用普通话交流。

到了2022年,普通话的普及率为80,也就是说仍然有20的人不会说普通话。

其实,萨沙比较心疼的是各地方言的逐步消失。

就是上面提到的,方言活化石的高淳话已经慢慢消失了,南京话也差不多。

萨沙母亲说的是南京城南方言,这被认为是纯正的南京话,也是真正的南京方言。

可惜,母亲说的很多词汇,萨沙就不会说,因为平时根本用不到,也极少听到。

到了萨沙的下一代,对不起,已经说不出一段完整的南京话了。

最后送一些南京方言,都能看懂的就算是霸主级高手。

1.南京人:昨天小丽的男朋友,随手就给她买了个几千块的包包,真是胎气!

2.南京人:小丽不要生气,再等我十分钟,我马及就到了!

3.南京人:小丽的男朋友做事情,真是莫滴事估的。

4.南京人:你不要

最新南京SEO
推荐:海运 常德 黑龙江 烟台 衡阳 空运 女明星 平顶山 遵义 兰州 化工 行政区划 湖州 制品 婚庆 台州 印刷 泰州 银川 宾馆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